主页 > M生活区 >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 >

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

2020-06-09


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William Sargent(刘焌陶摄)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热爱大屿——William一家人都超爱大屿山,水牛常到他们家门前。图为William、太太和他们收养的豆丁小狗。(受访者提供)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捉蛇逾千——William说香港拥有很健康的蛇生态。手中的是饭铲头,11呎长。(受访者提供)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月下行者——这个「蛇王」(右)与别不同,是因为他从不煲蛇汤,并非饮食界蛇王,而是来自商界和越野运动界。(受访者提供)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自小爱蛇——William(前)和二哥Jeremy(后左)及其同学Dave Willott(后右)在1983年的合照,年纪轻轻的他们已爱上蛇。(受访者提供)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William Sargent 捉蛇观蛇保育蛇 洋蛇王:蛇胆

12岁那年, William Sargent捉了一条毒蛇饭铲头回家,睡醒就不见了;14岁那年,他开始到山裏观察蛇。

捉蛇观蛇30年,如今42岁的William炼就手到拿来的捉蛇技术,成为大屿山警区电召到场的蛇王;然而,洋蛇王与中华蛇王显然很不同,因为洋蛇王从不剥蛇胆煲蛇汤,反之,他热爱保育人惊人怕的蛇。他带着小草蛇,只为到学校讲蛇talk;他带着翠青蛇,只为放回青草地。

「饭铲头,即是眼镜蛇呀!」William以广东话说。他1岁来港生活,一般广东话以外还会通俗潮语。通常他捉蛇观察其生态后,就把牠们送回大自然。平时母亲也很支持,但12岁那年捉饭铲头却让她气坏了,而且还在家中不知所终……

「对啊!在很多香港人眼裏,蛇代表bad,记得多年前我去学校教小朋友英文,叫小孩子画一幅画:What is heaven and what is hell?结果,有儿童的地狱画了蛇虫等,我便说,牠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。」如今,他仍努力告诉孩子,若然花朵是天堂,蛇也不该是地狱。

带蛇讲talk以新角度给学生思考

以前他曾任职The Economist Group的会议及项目经理,现在则是Barclays MoonTrekker(巴克莱月下行者,在大屿山晚上举行的30公里跑山赛)的创办人和Event Director。公余时他带着小布袋,内裏通常是蜷动的小草蛇或过树榕,他笑说是带去学校做蛇talk。「我不会跟孩子说蛇无毒,但我会给他们蛇的知识,香港有52种蛇,其中8种可咬噬致命。大部分蛇都没有毒,而且蛇不是主动攻击性动物。」

2004年他从英国大学毕业回港,明明在港岛上班家住兰桂坊,怎幺一下又变身山林豪杰的蛇王呢?他说一切源于爱蛇和怕闷怕重複工作,也因为喜欢大屿山的生活。「真是机缘巧合,当我辞掉做了5年的工作正感迷惘,Barclays就打电话给我,说想赞助『月下行者』,那时我创立『月下行者』只是为了兴趣,没料到会成为事业。」月下行者在大屿山举行,他也因利乘便成为大屿山蛇王。

William说他「手抱咁大」就来香港,12岁搬入大屿山生活,那时开始,他就常跟哥哥和哥哥的同学Dave Willott到山裏观察蛇,哥哥是带William去旺角买宠物看蛇的师父,Dave则由以前的小蛇王变身成另一名香港洋蛇王,为警方在西贡捉了不少蛇。「我对蛇的知识和捉蛇的技术,初时来自哥哥和Dave,跟着自己在山中捉蛇观察,从与每一条蛇相处中学习。我现在已捉蛇过千条了。」

中学时他喜欢暗夜出动,与志同道合的同学到山裏捉蛇,带回家观察数天再放生,他发现香港蛇的生态很健康,物种很多元。蛇爱黑夜爬行,或挂在树上或挨在溪边,青竹蛇(带微毒)就是守株待兔的觅食者,不过翠青蛇很冤枉,常被误作青竹蛇遭打死,其实青竹蛇头呈三角瞳孔如一线,翠青蛇却眼圆头圆,生性驯良,只吃虫子和蚯蚓,而且无毒。

蛇天生颚骨能上下分离,捕捉猎物时,张口如拉开拉链,可吞下大件食物,却因为天生诡异,自然难以和捧着小果仁的松鼠相比。 不过,William说,「你可以不喜欢蛇,但你不必打死牠。我一直尝试以新角度给学生思考,啲人成日话蛇好危险!会咬你㗎!其实大部分蛇吃虫吃鼠,与世无争。」这番话William以广东话说,当然带点鬼佬口音,所以他说「好危险㗎」,听起来就像「好牙烟㗎!」感觉更险!

「你踩到蛇,蛇才会攻击你,就算是饭铲头,也不会主动攻击人,除非为了保卫领域和自己,例如你想打死牠。」William说。「上周我收到电话,梅窝有一条眼镜蛇,我去到还未落手捉,就有一人冲上来,当着警察面前打死牠,他以为帮了大家一个忙,但蛇其实很胆小,你看,这样捉蛇,牠就会走进袋裏。」访问前数天,他在山裏捉了两条小草蛇,他戴上厚手套, 一手拿着鈎一手拿着袋,用鈎子像挂颈巾般把蛇头蜷入袋中,蛇身就跟着蜷入袋,「秘诀是要快,有些蛇如过树榕的行动是极之快速的。这是我很喜欢的蛇,牠们速度很快,性情温驯,很怕事」。

生态平衡不可只要鸟不要蛇

根据香港绿色和平的文章,因为内地每年约有五六十万条幼蛇被捕煮汤,无蛇吃田鼠,洞庭湖周边地区在2007年曾出现20亿只东方田鼠(Microtus fortis),导致损失数千亩树苗和大量水稻。专家指该区的蛇被捕食殆尽,是鼠患原因之一。

只要有空,William也会夜行观蛇,带4至5人小组出动。以为都是外国人参加,出乎意外本地人也佔一半:「香港人近年对蛇的观念已有转变。像4年前我在脸书开了Hong Kong Snakes群组,推广蛇知识,现在已有6000多人,而且很多人的知识比我丰富。」

不少香港年轻人有机会就想离开香港,问William为什幺大学毕业后,不留在英国发展?「为什幺回来?香港是我家啊!我喜欢大屿山,这裏六成地方是郊野公园,世界上很少地方像香港,峦峦山城,水牛常来我家门口,随时可以上山跑步。好像我老婆,5时放工还可沿着山跑步回家。虽然我老婆是美国人,我们会去美国旅行,但我儿时一起长大的朋友都在香港,我的家也在这裏,放假和家人朋友聚聚、上山跑步、观蛇、凑女,都是我在香港美好的日子。」

爱通山跑的William,两年前终于定性娶了老婆,女儿现时1岁。访问时女儿刚午睡醒来,他抱起女儿说:「大自然是一个循环,你不可以只要鸟,不要蛇。鸟吃蛇,蛇吃鼠,我们没权利夺走大自然的生态,我也很想女儿长大后看到有蛇存在的大自然。蛇的数目影响着其他生物的数目,互相依靠,生态循环,也调节气候和水质。」William已是三代同堂在香港,只是我们仍以外国人来看他,我们不会问自己在此居住有多久,也不会问自己对这地方的生态平衡知多少?分享完他喜欢的大屿山大自然,他送记者回梅窝码头坐船,再开车把两条蛇送回大自然。

差点忘了问,30年前在William家失蹤的眼镜蛇,最后有找到吗?「没有!那年那天失蹤后,就从此消失。蛇普遍寿命不过20多年。」想来那饭铲头已经归老,而小蛇王也已长成大蛇王。

■给香港的话

「香港人太幸运了!全世界少有如香港这样的地方,山山水水包围我们。在上海你要坐上个多小时火车才可去跑山或远足,就算住在伦敦,也不能随时随地行山或走入大自然。」

■ProfileWilliam Sargent

42岁,在香港长大的洋蛇王,会说广东话,脸书Hong Kong Snakes的创立者。1岁跟随工程师父亲一家五口(两名哥哥)来港生活,在香港完成中学后,返回英国的大学念旅游及酒店业。10岁随哥哥及好友Dave Willott(香港另一洋蛇王)到旺角购买他人生的第一条蛇作宠物。30年捉蛇生涯发觉大部分蛇均是性格温驯,吃蜥蜴和昆虫,与世无争。现为大屿山警方电召蛇王,捕获的蛇会送往动物管理中心或嘉道理农场,每次捉蛇酬金为600元。正职是Barclays MoonTrekker(巴克莱月下行者)创办者及Event Director,今年踏入第十年。12岁时初次搬入大屿山,30年过去,他和家人仍然住在大屿山。

文:朱一心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