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今日关注 >晚上11点,我坐在书桌前,看着《暗夜里的白马》 >

晚上11点,我坐在书桌前,看着《暗夜里的白马》

2020-07-15


晚上11点,我坐在书桌前,看着《暗夜里的白马》

跟我熟一点的朋友都知道,我是个早睡早起的晨型人。为了早上六点爬起来运动,通常晚上十点半就洗洗睡了。但是每年总有几天,我会半夜睡不着觉,肚子咕噜噜叫,有那幺点无奈地「享受」万籁俱寂的深夜时光,那就是刚从国外参加书展回来的时候,罪魁祸首:时差。

时差发作唯一的好处,就是强迫我挤出几个小时的阅读时间,而那是我在手忙脚乱的白天求知不可得的。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读的往往也是从伦敦带回来的、国外都还没上市的新书,例如美国作家乔‧米诺(Joe Meno)这本《暗夜里的白马》(Marvel and a Wonder)。

米诺是成名已久的小说家和剧作家,也在芝加哥的大学教创作。他之前的几部小说都非常都会,带有某种诙谐和超现实的荒谬色彩。《暗夜里的白马》却是一部颇有西部公路电影风格的史诗,故事背景是 1995 年印第安那州乡间的一座农庄,韩战退伍老兵吉姆辛苦养育黑白混血(而且父不详、母不在)的外孙昆丁,世代差异加上经济条件的困窘,使得这对祖孙总是活在静默的疏离当中。

某天他们突然收到一份来历不明「快递」:竟然是一匹银白色的赛马!在那个讲究血统、育种和训练的赛马世界,这样的一匹好马可是价值连城,若能在比赛中胜出,那更是身价百倍。吉姆对这份天外飞来的赠礼一头雾水,可是在律师的安抚下,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。白马成为祖孙俩共同的话题,更是他们困苦生活中的明亮出口:牠接二连三赢得赛事,为祖父赚进大把钞票,吉姆认为这是亡妻从天国送来的使者,将带他前往团聚;昆丁则将白马视为自己远走高飞、迎向外在世界的希望象徵。

就在一切即将好转的时候,一对心怀不轨的兄弟档趁夜想偷走白马,闻声赶至的吉姆在混乱中被枪射伤,偷马贼随即连马驾车扬长而去。吉姆拒绝报警处理,反而在稍微包扎过后,便与昆丁开车展开一场追缉行动,因为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拿回来,因为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自己最后的一线希望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在这双方人马之外,还有一个富有地主雇用的杀手,也在追蹤白马的下落,要不惜一切手段将之带回去……

《暗夜里的白马》简直就像《险路勿近》加上《真实的勇气》,吉姆老爷更像是《经典老爷车》里的克林伊斯威特,同样是退伍老兵,同样面临了遭国家遗弃的晚年,同样奋力一搏只为了保住自己的尊严。我从伦敦机场一路读到台湾,在时差发作的清醒暗夜里读着这对祖孙俩的千里追缉,揪心之余彷彿也看见了我自己的白马。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